【自我實現】文字旅程: 一趟療愈心靈的旅途

时间仿似一条绳索,把心中的回忆串起。十七年的时间有多久呢?

 
忆记起,当时正处于申请大学时期,那天四哥开着车载了妈妈和我第一次来到马大校园,当时是来应试语言系入学面试的口试。
 
我的记忆已被时间蚕食,忘了那次的口试的过程,只记得那天妈妈的脸上挂着璀璨的笑容,眼球沿着车窗不停地缓动,边看眼前校园的风光,边流露出盼望分泌与我对话。
 
已经忘了当时谈话的内容,但我深深地知道那一刻,母亲比谁都高兴。母亲没好好受过教育,她的自愿是当白衣天使,她曾经一度希望我也和她一样,可惜我没有,我比较喜欢文字。母亲常告诉我,女孩也要好好受教育,知识可以改变命运。

 

后来的我不属于语言学系,而是在文学系渡过了匆匆的四年。二零零八年,家人伴随着我在东姑礼堂留影毕业了。自毕业那天开始,我就离开了马大校园了。

 

在这十二年里,光阴为我增添了许多新的人事物,同时也带走了母亲。母亲在我毕业一年后癌症去世了,临走时她依然希望我有机会可以再深造。这十二年间,我曾迷失在人生轨道里,看不见光的足迹。

 

去年的年底,心牵引着我,把我带回到文字的世界里寻找自己,我报名参加了第四届的深耕文学创作的散文组。二月十六日是深耕文学创作开课日,我带着期待与兴奋的心情,终于与阔别十余载的马大校园重逢。
 
开课典礼在即熟悉又变得陌生的DKB进行,当下的兴奋掺杂着昔日的零散的回忆,已经难辨是欢喜当下还是怀念过去?

 

深耕第一堂课结束后,我的目光围着文学院绕了一圈又一圈,昔日的凉亭里的身影已经消散,昔日开放式的座椅已改为封闭式的空调空间,一切的一切很熟悉但经过岁月的洗礼,今日呈现的面貌都起了变化。
 
离开了文学院后,我不舍得就那样离开,我驱着老蓝,沿着回忆的路线图,来到东姑礼堂前面,我望向十一年前毕业当天和母亲留影的方向,好想告诉远方的您: “妈,我回马大了”。

 

我是职场妈妈,周日忙工作,周末忙家事,是我近年的写照。周末可以上课,对我是何等的恩赐。在这八个月的课程里,每一次出门上课前,我必须把家人的早午餐准备就绪,才安心出门,安心上课。

 

在深耕的课业里,思人散文的主题里,我写与已故母亲的回忆, 在夜里边写边泣。我才发现那份丧母之痛一直未被好好处理和释放。
在写咏物主题里,我写出对音乐的眷恋,从而 厘清自己想学乐器的意义。
在写抒情主题里,我写自我反思,写出多年一直漠视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籍由文字一一道出内心被压抑的感受。
写着写着。。。。。。,我发现写散文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写,而是写了后放下了什么。这趟旅程,对于我,
是一趟疗愈心灵的旅途。原来心牵引着我,回到文字世界里,是让我更贴近自己的内心,释放自己。
2019年的深耕课程,圆满了我与文字的连接,更重现了那段我怀揣着母亲期望到马大念书的日子。
刊登于星洲、副刊-2020.01.15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4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