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實現】35歲學烏克麗麗

三十五岁学尤克里里

音乐一直是我向往的,小时候总是非常羡慕身边的同学会弹奏钢琴,吉他。音乐就像似我生命里渴求的一块拼图,缺了它,总感觉心中有所遗憾。小时候,由于家里资源有限,生活开支总在追赶着父母,即使再喜欢再渴望,我都不敢提出要学乐器的愿望。

踏出社会以后,我也似乎把自己从前的小小愿望,埋葬在心里的深渊了。日复一日地忙工作忙生活,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没有自己,没有兴趣爱好的无聊大人。那一刻,我连自己喜欢做什么都想不出来。我知道我和我的内心失联了。夜里,我开始在娃儿都睡去时,看看那些年我还没来得及看的书。我开始看看以前自己写下的日记,开始寻找自己的踪迹。我慢慢地从迷失自己的大黑洞里,随着记忆留下的一丝丝的光,一步一步找回自己热爱的事物。

我发现原来我一直很想学至少一种乐器,一直希望可以自弹自唱。有了这个觉知之后,我问自己几个问题“三十五岁的你才去学乐器,会不会太迟了呢?”“工作和家庭都够你忙了,你腾得出时间出来学吗?”还有“每个月要额外花费去学。。。。。?”起先,我还真有点犹豫,那是我的个性,但后来,看到报章刊登已故前主播刘子贤留下这句话,“别去想难不难做,要看值得不值得去做”。我心中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没错!音乐值得让我去做。”

三十五岁的我开始到离家不远的音乐教室报名上课,我选择了轻巧可爱的尤克里里为我开启我的音乐梦。我的尤克里里老师是位微胖的年轻男生-汤姆,他懂的乐器很多,除了尤克里里,小提琴,吉他,鼓,钢琴,样样皆通。第一次看见他的手指在琴铉里像跳舞般自由摆动时,让我羡慕不已。上完第一堂课的那个晚上,我徒步要去取车,走在那排店的走廊那一刻,我的心情很亢奋,感觉就像回到童年时期得到一枝期待已久的棒棒糖,这种快乐单纯而美丽。我打从内心快乐起来了,这是我这个无聊大人消失已久的喜悦,那感觉难以形容,只知道与这种感觉邂逅实在太美妙了。

在这音乐课室里,偶尔会遇见带孩子来上课的父母。有一天,我比平日稍微早到了五分钟到中心,遇见一对父母神色凝重地正在和汤姆聊天。之后,汤姆告诉我,由于他们的孩子上个月第五级钢琴考试不及格所以从别的中心转来这中心,父母甚是焦虑所以一再追问汤姆,孩子的学习进度。我听了之后,觉得好可惜哦!音乐之美,本应好好学习,享受每个音调带出来的美妙,但父母的焦虑把它扭曲成一种无形的压力。我相信这对父母并不是单一个案,现代的家长总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点,曾经的我也是。之前我买下手上这把尤克里里,也是想让儿子去学的,后来自己有了觉醒,音乐是我喜欢,想学的人是我,我怎么可以把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如此理所当然付托给孩子呢?

时间一晃,我学尤克里里快两个月了,开始会弹奏简单的曲目。回想刚开始时,我的手指完全不听使唤,尤其是那极少运用的左手,要弹奏一个音玄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许汤姆怕我会沮丧放弃,不时鼓励我慢慢来,我告诉他“我不怕慢,都慢了三十年来学啦”。那是我内心最近升起的另类幽默,也对不是吗?城市生活的你我总在追赶的节奏里,慢好像变成了一种罪。这半年里,我开始体会到生活的节奏不该只讲求快或慢,更该呈现的是稳定的状态。随着自己的生命节奏,稳稳地走自己的人生。

《中国报副刊》-22.04.2019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17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